今天我开博

大家好,我是潇遥,我刚刚申请了我的个人搏客。 我这人对电脑一窍不通,对搏客更不了解,只是平时常看《杨子晚报》的《每日一博》。据说中国使用博客的有几千万,怪不得我昨晚申博时想了十几个登陆录名却都被占用了。最后只能在“随风逍遥”后加些汉语拼音。“沧海一笑”个性域名也有人用了,只好把“一”改为“1”。 徐静蕾的博客点击率已突破十亿,而韩寒有超越徐静蕾之势。短短几年 博客便如此风靡,简直出现了一个“博客时代”。物极必衰,博客会不会有一天寿终正寝呢,谁也不知道,我想,如果有,这一天也一定很远很远。为什么很多有个 性很叛逆的人也“趋之若鹜”地开博呢?就因为博客是极实用很好玩的东西。 有人靠博客成名,有人用博客交友,有人。。。。。。博客是很有用的东西。记得韩寒在说余华开博不是不务正业那一篇博客里说,写博客是一种对写作资源的浪费,其实不然,博客都能出书了,还能是浪费吗。 今后,我将在博客上倾诉我的内心世界,欢迎大家能经常光顾我的博客家园,希望能找到和我志趣相投的人做朋友,今天就说这么多,下回见。 2007-08-10 发布于新浪博客

马戏

下午放学,我骑车回家,骑到巨龙街十字路口时,忽地听到锣鼓声。我寻声望去,看到有些人围在那儿看什么东西。我过去看个究竟,有两辆大汽车。一辆车前面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有各种电器设备,桌旁是大音响和几个大箱子。桌前铺着红地毯,一个人用喇叭喊着:“南来的,北往的,北京的,澳门的,注意了啊……今晚不搭棚,不卖票……少林寺绝学……有六七十斤的大蛇,有六岁的孩子跑马……” 吃过晚饭,我赶紧跑去看,这时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观众。舞台旁两个妇女抱着孩子坐在凳子上,一个男子在打鼓,憨态可掬的六岁毛孩正坐在马背上敲着小鼓,看到那个毛孩的样子我就想笑。 汽车上写着几个大字:陕北马戏团。两个男的穿黄色少林寺衣服,两个女的穿红色习武衣服,还有两个打杂的。演出快开始了,他们让大家退到白线的外面。 先表演的是魔术,表演的很拙劣,他要把一个小球变成两个。他 常把小球弄飞,然后去捡,为了掩饰表演的失败,他还要摆几个傻逼照型。他又叫观众中一个小男孩上来互动表演。表演者压着腿,两手举着小球叫男孩在上

日记(10年4月)

4.1 与朱打了很长时间电话。 翻出了一张旧内存卡,里面有很多大学时听的歌。一首一首的往事,一首一首的心情,有种流泪的冲动。 4.2 周日。泡澡泡图书馆泡妞。 三星电子内都吹电风扇了。没事的时候就看三联周刊。 夜班。大杨曾提醒我饮料不是什么好东西,里面有个队员夜班喝饮料,下班带几瓶回家,渴了只喝饮料,结果有天发现他一天最多撒一泡尿,身体出问题了,这样发展先去会导致肾结石。里面曾经就有过因只喝饮料而患肾结石的队员,上夜班疼的一夜不能动。饮料喝多了,发觉白开水真他妈好喝! 见到另一新队员繁某,他说想不到这工作如此舒服,都不敢相信自己。 4.3 杨哥还专门给我谈了工资,第一个月就将拿到别人转正才能拿到工资。 下的几部电影无一成功的,真他妈悲剧啊,今晚又没电影观赏了。该死的优酷。 4.7 找各个老师进行重修辅导,真是麻烦,早知道我有今天就好好学习了,最起码把每一门混及格了,哪有我这么傻的人,哪有我这么悲情的人。 再次踏入校园上课,这让我很难接受,有难言的痛苦。当时应该不念,省得这么烦人,一个一个老师的找,一门一门的备考。其实我是个悲愤的人。 四处闲逛,好久没散布了,春末的晚上十分的舒适,不热不冷的。

保康一夜

2010年12月11日,我坐车到保康安装GPS,中午的车天快黑才到,一路上全都是高山,这种景象真还是第一次见到,十分的震撼。 我的臭脚熏倒了一车,刚穿了一天的袜子就臭的跟毒气弹一样。作为一名流浪汉,我是有压力的。 好不容易到了保康,那是群山怀抱下的一个一个小县城,的士都与众不同,既像三轮车又像出租车。一到达就赶紧忙活起来了,终于完成了任务,我舒了口气。晚上肯定是走不了了,烟草局主任说晚上请我吃个饭,当晚吃了保康县的特产——猪肉萝卜火锅。 吃完主任骑摩托车带我到车站附近的旅馆,名字叫做“小红船”,真是好听。很大的房间只有一张双人床,一种孤独感油然而起,安静的让我想到了家乡农村的深夜。出去买点花生米和饮料,我感到很冷。 想想今夜我睡在群山的怀抱里,真感觉自己是一个山里的孤魂野鬼。 第二天一醒我就坐车走了,什么地方也没玩,即使站外买票28元就可以到神农架。当时正好是星期六,但我的钱包里只剩一百多了,而且旅途劳累,我也感觉没劲了,听说下车后还要坐车才能到旅游景点,还听说好几个景点,每个景点都要收费,想想那种大山,我当场就泄气了。 之后我后悔很多次,去神农架那么好的机会我都错过了,仔细想想还是因为我不够强悍。 2011年2月23日 23:21  写于泰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