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的思考

以下是著名思想家赵乐先生于2011年思考过的重要命题,即使好奇如爱因斯坦也提不出这样的问题。 请各位大学教师复印一下发给学生认识自己,请各位学生以此训练一下思维能力和提高一下智力水平,但请小心陷入无限循环的穷思竭虑,不要钻牛角尖,不要走火入魔,不要进入超时空的漩涡的沼泽的黑洞,想多了你就不知道你存不存在了。 还需要声明的是——这些问题全部无解,但都是有意义的徒劳,好比你思考为什么活着。 离开人世的时候,我将带着一亿多个问题去请教爱因斯坦马克思佛洛依德等老人家。 思想者照片 2011年1月1日上午——思考我能不能成为一名总统 2011年1月1日下午——思考如何让美女痴迷于我 2011年1月2日上午——思考如何让地球脱离太阳系轨道 2011年1月2日下午——思考我为何如此垃圾 2011年1月3日上午——思考我一天能否吃齐三顿饭

我的房间(小学满分作文)

小时候很渴望有一间,有一个自己的小天地,可惜直到很久才实现这个愿望。 我想大家小学也都写过这样的命题作文吧,我当时写的什么忘了, 不过肯定是胡编乱造的。现在补上一篇。希望列位老师能够批改。 农村孩子有自己的房间是一种奢侈,但最起码要有自己的床。有自己独立的房间是小学的梦想,到了小学高年级终于实现了,这也标志着我相对独立了。 我现在住在双拜巷,住了半年了,这是我住的第四个房子。 我爱我的房间,让我来谈一谈它吧。 我的房间很小,可以说是微型,可以说小到了你所能想象的极限。一张床摆进去就占了空间的三分之二。但还是被我塞的满满当当的,因为我的杂物太多太多了。 这房子是我找了整整两天才找到的,绝对是整个双拜巷最便宜的。小没关系,只要能挤进去就行,只要有个容身之所就行,大有大的享受,小有小的感觉。 刚搬进来的时候感觉这个房间有点奇怪,后来才明白是他妈的卫生间改编的。水表在我的房间里,所以房东常会进来查水表。 人要那么大的房子作甚?一灯一床足矣,何况我的房间还有一个窗户,而且没有老鼠也不漏雨。就像赵本山那个小品说的,那个小盒才是你永远的家。不过,我这个房间小的确实像个骨灰盒啊,哈哈! 白天打工,夜晚做梦,这样的生活也很好。有一灯一床就可以做白日梦了,我爱好夜晚做白日梦。 我也睡过大街,感觉很坏,在电影院睡过,楼下是KTV,吵的一塌糊涂。在网吧睡过,在麦当劳睡过,在椅子上睡过,在石凳上睡过,在水泥地上睡过……都跟没睡一个样。不脱衣服不盖被子那不叫睡觉。有时还被蚂蚁袭扰,过几分钟就抓一次。 睡大街不安稳,能做出梦来吗,我还没达到那种境界。 我一定要有个容身之所,心灵停靠的港口,一定要有个房子,不管房子有多大。 家是慰藉心灵的地方,疲倦了只有在家里才能得到好的休憩。 白天确实非常累,整个人都要散架了,6点下班,吃个饭就开始做梦

2011年的装逼

2011年还是一笔雕凿。365个苦闷之日,365个手淫之夜。枕巾上浸满口水,天花板上挂满精液。精液啊精液,今夜我谁会想到我? 一年一年地,永远如此失败如此落魄如此不堪,最起码,25岁之前和苍老师一起拍a片的理想实现不了了。 一年又一年地,垃圾渣滓败类废物依然是我的代名词,看来当个美国总统是不大可能了。 我好歹也是一名天才,虽然是掉进粪坑的天才。一夜夜的自我净化,我还是没能清洗完身上的恶臭。 我好歹也是一个天使,虽然是折翅的天屎。每个人都是天使,每个人都是宇宙中最大的奇迹。 而且小伙子我患有三十多种中度精神障碍,靠着乐观主义精神才乞讨街头。 岁月无声,一切都是这么不知不觉。2001年我刚去异乡念初中

2011年的心里话

从来没说过心里话,一说心里话就感觉自己恶心。只能悄悄对月亮说。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这是我此时此刻此分此秒的心里话。 说起我舅爹我就感到悲哀,8岁就给地主放牛,一生逆来顺受,他吃的苦头我们这一辈到饭店都吃不到。要不是儿女无能,一个糖尿病怎么能带走他? 说起我舅奶我就感到悲哀,儿女们争来抢去把她带回家不是为了孝敬,而只是为了掌握舅奶的退休工资。 说起我老妈我就感到悲哀,含辛茹苦口婆心如菩萨,半辈子没享过一点福,至今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命苦的人命苦的人,难看命是注定的? 说起我老爸我就感到悲哀,在家乡也曾经小红过,当年那个叫潇洒,而现在,岁月染白了他的黑发,家庭压垮了他的身躯。 说起我的父老乡亲我就感到悲哀,鸡毛蒜皮纷纷扰扰,为了现实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