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黄片的故事

7号下午,我突然想看黄片。
一般地,我除了想看黄片时都对黄片不屑一顾。我千里迢迢不辞辛苦马不停蹄快马加鞭冒着似火的骄阳骑到了场部时,发现已经一点感觉没有了。进了“影王音 相”,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在里面,我问:“有没那种片子?”男孩不假思索地回答:“有!”他从里屋抱出一盒黄片让我们选。
看黄片,戛戛乎难哉!

新街口遇骗记

10月3日,我的一个同学在南京新街口被骗了三百五十块钱。“可能是你们学生接受的正面教育多,我们警察接受的反面教育 多吧。”警官看了身份证后说:“本来就是穷地方的人……”同学说了时间地点经过,给了手机号学校地址,签了名后走出派出所。回来路上,同学骂道:“狗日的!就当送给他一家火葬费!”

今天我开博

大家好,我是潇遥,我刚刚申请了我的个人搏客。 我这人对电脑一窍不通,对搏客更不了解,只是平时常看《杨子晚报》的《每日一博》。据说中国使用博客的有几千万,怪不得我昨晚申博时想了十几个登陆录名却都被占用了。最后只能在“随风逍遥”后加些汉语拼音。“沧海一笑”个性域名也有人用了,只好把“一”改为“1”。 徐静蕾的博客点击率已突破十亿,而韩寒有超越徐静蕾之势。短短几年博客便如此风靡,简直出现了一个“博客时代”。物极必衰,博客会不会有一天寿终正寝呢,谁也不知道,我想,如果有,这一天也一定很远很远。为什么很多有个性很叛逆的人也“趋之若鹜”地开博呢?就因为博客是极实用很好玩的东西。 有人靠博客成名,有人用博客交友,有人。。。。。。博客是很有用的东西。记得韩寒在说余华开博不是不务正业那一篇博客里说,写博客是一种对写作资源的浪费,其实不然,博客都能出书了,还能是浪费吗。 今后,我将在博客上倾诉我的内心世界,欢迎大家能经常光顾我的博客家园,希望能找到和我志趣相投的人做朋友,今天就说这么多,下回见。

第二次赶海

初三潮,十八水。农历十八那天,我再一次去了海边。 这次同去的有五人。我们选的另一路线,从二工区一直骑到烧香河渡口,渡过河就到马二份了。 一到渡口,我立即想到了美丽的〈边城》,想到了淳朴厚道的爷爷和天真善良、清纯质朴、温婉乖巧的翠翠。渡船一人一元,我们五辆自行车停在船上。大娘告诉我 们:“前几天,两个人来渡船,给了我两块硬币,我当时没注意,放进了口袋,回家一看,竟然是两块游戏机牌。”大娘还说:“烧香河正涨潮,说明海水也在 涨。”我问:“能不能拾到大螃蟹?”大娘说:“看你会不会拾,昨天,很多人提着一桶螃蟹回来。” 过了河,朱通和冯陪陪骑在前面,我和陈守猛王亚骑在后面。朱和冯一路谈笑风生,忽然听到啪的一声巨响,我看到朱通的后轮帽出一阵白烟。我正怀疑是谁带了掼 鞭来时,陈守猛兴奋地大叫道:“哈哈,大皮炸了!”冯陪陪以为自己的大皮炸了,但继续向前骑,发现没事。原来是朱二爷的车出了问题。朱回头看看后轮大皮, 又跳下了车。陈守猛说:“什么破车!”陈喜不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