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成人宣言

都20岁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自己老了。
我曾经是一个心比天高的人,常常看着满天的繁星想,我要成为天上最亮的一颗星。但我现在一直没有找到丢失很久的信心。
高一开始,三种人格在我心里激烈斗争。一种疯狂颓废玩世不恭,一种宁静致远从容淡定,一种逍遥自在潇洒不羁。现在我决定了,我要做第三种,做真正的潇遥。

骑车去海边

我想去海边,开始有钱的时候没有时间,有时间的时候没有钱,有钱又有时间的时候有没有一个好天气。 早就和朋友们约好一起去海边,开始一直没有机会。这一次机会来了。天气预报说连云港将出现连续几天的阴天,适合旅游。 6点起床7点出发,在小店买了饼干方便面罐头矿泉水之类作为早餐和午餐。 所谓男女搭配旅游不累,所以骑到分场部时打算叫一个女的去,开始打她电话过了几分钟才接,传来的好似庸懒惺忪的声音,她肯定刚睡醒。 她不去,到四分场时,朱通又耍大牌不去了。只剩下两人,其实来年感人就够了,况且与我同行的陈守猛是个旅行家(他最近骑车一周环游灌云)。 我们边吃边喝边吹牛,到风景优美的地方停下来留个影,或高声唱歌

我立志要成为包夜王

每次包夜前先买好饮料面包方便面留给夜里吃。11点开始打哈欠,到1点多又精神振奋,玩到三点头开始痛,就摆好几张椅子,边睡边听音乐,5点起来继续玩。
老师常说,恋爱和上网是中学生两大杀手。学校常突袭查网吧,但仍有的学生一下课就背起书包奋不顾身地冲进网吧。对他们来说,网吧是第二个家。
每次去别的地方玩,晚上要是不回家的就住网吧,因为旅馆睡一夜最低20元。除了网吧最好的方法就是住院,一张床一夜才5元,又舒服又安静,我下次不回家就装病去医院借宿。

今天我开博

大家好,我是潇遥,我刚刚申请了我的个人搏客。 我这人对电脑一窍不通,对搏客更不了解,只是平时常看《杨子晚报》的《每日一博》。据说中国使用博客的有几千万,怪不得我昨晚申博时想了十几个登陆录名却都被占用了。最后只能在“随风逍遥”后加些汉语拼音。“沧海一笑”个性域名也有人用了,只好把“一”改为“1”。 徐静蕾的博客点击率已突破十亿,而韩寒有超越徐静蕾之势。短短几年 博客便如此风靡,简直出现了一个“博客时代”。物极必衰,博客会不会有一天寿终正寝呢,谁也不知道,我想,如果有,这一天也一定很远很远。为什么很多有个 性很叛逆的人也“趋之若鹜”地开博呢?就因为博客是极实用很好玩的东西。 有人靠博客成名,有人用博客交友,有人。。。。。。博客是很有用的东西。记得韩寒在说余华开博不是不务正业那一篇博客里说,写博客是一种对写作资源的浪费,其实不然,博客都能出书了,还能是浪费吗。 今后,我将在博客上倾诉我的内心世界,欢迎大家能经常光顾我的博客家园,希望能找到和我志趣相投的人做朋友,今天就说这么多,下回见。 2007-08-10 发布于新浪博客

马戏

下午放学,我骑车回家,骑到巨龙街十字路口时,忽地听到锣鼓声。我寻声望去,看到有些人围在那儿看什么东西。我过去看个究竟,有两辆大汽车。一辆车前面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有各种电器设备,桌旁是大音响和几个大箱子。桌前铺着红地毯,一个人用喇叭喊着:“南来的,北往的,北京的,澳门的,注意了啊……今晚不搭棚,不卖票……少林寺绝学……有六七十斤的大蛇,有六岁的孩子跑马……” 吃过晚饭,我赶紧跑去看,这时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观众。舞台旁两个妇女抱着孩子坐在凳子上,一个男子在打鼓,憨态可掬的六岁毛孩正坐在马背上敲着小鼓,看到那个毛孩的样子我就想笑。 汽车上写着几个大字:陕北马戏团。两个男的穿黄色少林寺衣服,两个女的穿红色习武衣服,还有两个打杂的。演出快开始了,他们让大家退到白线的外面。 先表演的是魔术,表演的很拙劣,他要把一个小球变成两个。他 常把小球弄飞,然后去捡,为了掩饰表演的失败,他还要摆几个傻逼照型。他又叫观众中一个小男孩上来互动表演。表演者压着腿,两手举着小球叫男孩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