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2011年的装逼

2011年还是一笔雕凿。365个苦闷之日,365个手淫之夜。枕巾上浸满口水,天花板上挂满精液。精液啊精液,今夜我谁会想到我?
一年一年地,永远如此失败如此落魄如此不堪,最起码,25岁之前和苍老师一起拍a片的理想实现不了了。
一年又一年地,垃圾渣滓败类废物依然是我的代名词,看来当个美国总统是不大可能了。
我好歹也是一名天才,虽然是掉进粪坑的天才。一夜夜的自我净化,我还是没能清洗完身上的恶臭。
我好歹也是一个天使,虽然是折翅的天屎。每个人都是天使,每个人都是宇宙中最大的奇迹。
而且小伙子我患有三十多种中度精神障碍,靠着乐观主义精神才乞讨街头。

岁月无声,一切都是这么不知不觉。2001年我刚去异乡念初中,那是真正独立生活的开始,回望那个纯真年代,我觉得我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10年过去了,我还有多少个10年?1,2,3,4,5,6,7,8,9,10,11这11年好像掰手指头数数一样快。世上最快的是时间,你永远追不上;世上最沉默的是时间, 悄无声息,亿万斯年的沉默,沉默如谜的时间。时间冲淡一切情感,时间让你麻木,时间迫使你下跪,时间杀人不见血。
每天晚上,我听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却束手无策。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我感到困惑、恐慌,我在困境里困的越来越深。
这些年这么多的事情让成为彻底的怀疑主义,我改变不了别人别人也改变不了我。我不相信别人,任何人。
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两手空空,满眼是泪。
罗大佑唱道:“有多少沧海一夜变成桑田?”

2011年,梦想靠近了零点零零一厘米,希望远去了一万里,渐渐麻木的不仅是身体还有灵魂。
2011年的潇遥仍然是一名黄花大处男(如果嫖过娼还算处男的话),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颗永远处男的心。作为一名丑鬼,爸妈对我的忧虑是情理之中的。而我渐渐发现,在这样的社会,贞烈之士要比妓男更有压力。即使是一名猥琐老僧。不过没关系,因为他有苍井空。人有两个宝,双手和大脑。双手用来打飞机,大脑用来发烧。

2012年不能再懒了,要积极向上,保持健康和开心,否则真的对不起苍井空。我决心像苍井空一样豁达乐观美好。
2012年将告别苍井空,专心吃斋念佛,我对苍井空发誓。
2012年做一个独立的坚定的大写的人。

昨天我爸问我今年有什么收获,这是一年一度的问题,是永远的难题。钱、嗳情,技能……什么都没得到,但不管怎样,我多了365天的生活经历,这一年我收获了40斤痛苦50斤绝望60斤孤独和一个光头。
衷心祝愿来年还是穷光蛋,衷心祝愿新的一年越来越丑越来越无力,衷心祝愿一年更比一年糟。但逼还是得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的装下去,我命令自己。

 

2011-11-5 0:17:40
潇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