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2011年的心里话

从来没说过心里话,一说心里话就感觉自己恶心。只能悄悄对月亮说。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这是我此时此刻此分此秒的心里话。
说起我舅爹我就感到悲哀,8岁就给地主放牛,一生逆来顺受,他吃的苦头我们这一辈到饭店都吃不到。要不是儿女无能,一个糖尿病怎么能带走他?
说起我舅奶我就感到悲哀,儿女们争来抢去把她带回家不是为了孝敬,而只是为了掌握舅奶的退休工资。
说起我老妈我就感到悲哀,含辛茹苦口婆心如菩萨,半辈子没享过一点福,至今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命苦的人命苦的人,难看命是注定的?
说起我老爸我就感到悲哀,在家乡也曾经小红过,当年那个叫潇洒,而现在,岁月染白了他的黑发,家庭压垮了他的身躯。
说起我的父老乡亲我就感到悲哀,鸡毛蒜皮纷纷扰扰,为了现实生存,亲兄弟大打出手亲姐妹反目成仇,门对门邻居老死不相往来。
而我自己,活到二十三四岁终于成了一个废物

上面是纯情小处男版本
额外奉献一个重口味版本

说起我的少年我就两泪长流,在教师的棍棒、教科书的填灌和单相思的煎熬之中苦苦度过。
说起我的青春我就两泪长流,至今只日过一次女人
说起我的中老年我就两泪长流,迷茫的少年时期不幸罹患五十几种精神障碍,下半生在病院要么就睡大街了
说起我的革命史我就感动悲哀,先驱者为了民众的自由和而呼唤却首先被民众的唾沫淹没
说起俺们的国家我就两泪长流,连句人话都不给说
说起我的长相我就两泪长流,叫我何颜面对美女,也不是没可爱过,也不是没风流过
说起那些美女我就两泪长流,美女啊美女,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摊精液向东流
说起我的鸡巴我就感到悲哀,长年累月的手淫导致了渐渐麻木,基本只剩下排尿功能。

2011-11-3 23:37:49
潇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