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

《敦刻尔克》不是一个好莱坞会欢迎的题材。

《敦刻尔克》不是一个好莱坞会欢迎的题材。

部分原因是因为,这是一个关于失败的故事,甚至丘吉尔的演讲里也强调,“我们必须极其小心,不要把这次撤退蒙上胜利的色彩,战争不是靠撤退来取胜的。”商业电影通过造梦来赚钱,现实中已经处处碰壁的观众,很少愿意在光影里再体验一次失败。

而且,这是一个英国故事,在美国没有太高认知度。诺兰说,敦刻尔克在英国耳熟能详,敦刻尔克精神也是英国精神的一部分,但在盟友美国,这个故事却并不像珍珠港、诺曼底等其他二战战役一样家喻户晓。

对于战争电影,观众往往对“真实”要求更高。

电影是造梦机器,它以神话叙事结构,塑造了截然不同的世界。这世界与现实有连接,但无法完全等同,《社交网络》里的扎克伯格与真正的Facebook总裁是两个人,在现实里,他并不是依靠玻璃上的公式走向成功。

电影作为虚构作品,价值观上的“善”和艺术表达上的“美”要比“真”重要。但这一点在战争片里却很容易失效。战争片,尤其是近现代战争片,容易让观众离开电影的虚拟时空,与我们认知中的“真实”战争历史作对照,将“真”作为第一衡量标准。

毕竟,几乎每一个作为文化聚合体的民族国家,其诞生都与战争密切相关。西方民族国家在17世纪“30年战争”之后诞生,作为民族国家的中国更是经历了近代一系列惨痛的战争经历。

因为战争片与现实和民族国家的牵扯,在价值观念表达上也难免会沾染现实里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英国政治家迈克尔·霍华德说:“民族主义原则在理论和实践上就与战争思想几乎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战狼2》里,吴京饰演的冷锋最终挥舞起了耀眼的国旗;《敦刻尔克》里,生还的士兵也读着丘吉尔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演讲而落泪。

不过,《战狼2》主要面向的是中国这一单一市场,宣扬“犯我强汉虽远必诛”的民族主义不会影响收益,但《敦刻尔克》却要面向北美和全球市场,过强的民族主义在商业上相当于自杀。何况,诺兰的人文主义传统也让他无法绕开对战争的反思。

在《敦刻尔克》中,诺兰试图超越民族主义,甚至超越先前二战电影里的善/恶(同盟共/轴心国)对立模式,但同时,诺兰还想讲述一个能让全世界都理解的故事。

于是在《敦刻尔克》里,战争被简化成两个字: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