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记忆中的李梅同学

记忆中的李梅同学

献给我爱过的女同学们

多年之后,奶牛场工人吴守富依然不能忘记他的高中恋人李梅,即使双手挤捏牛奶子的时候也止不住潸然泪下。
过去的一幕幕,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刻,她的声音她的笑脸,她的每一句话,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吴守富回忆千百遍也还是回忆。吴守富很清楚,再也不能看到她一眼。
你不知道,吴守富一次次地回忆这些快乐或悲伤的一点一滴,那一幕幕好像刀刻在他的记忆里,就连所有的快乐都成了悲伤。

吴守富记忆里的高中总是夏天,短裙们和热裤们让校园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吴守富内心火燎火燎的。

李梅当时坐在吴守富的前面,穿的是要么是牛仔裤要么是裙子,尽管穿的较长,吴守富的手在两年之后还是伸了进去。

吴守富和李梅是慢慢熟悉起来的。值日表是按照座位来排,所以吴守富和李梅分到同一组。
记得有一天下午,到了打扫卫生的时间,吴守富走到李梅身边,“你拖不拖啊?不拖我就拖啦!”这时全班同学哈哈大笑,吴守富这才发现“拖”和“脱”是谐音的。然而李梅并不介意地笑了笑。

李梅就是这样一个活泼开朗、大大咧咧的女同学,在她身上见不到忧虑和烦恼,两排洁白的牙齿一天露在外面。

每天早晨都是吴守富最繁忙的时刻,他两只手抓着四支笔,飞快地赶抄昨天布置的各科作业,年少的吴守富满头大汗,而收作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每当吴守富抄作业的时候,李梅总在耳边喊着:“加油!加油!吴守富加油!”
李梅同学每次作业一写好就向后传,先传给吴守富,吴守富传给后面的高勇,传了整整一圈最后传回到李梅手上。李梅同学很大度,不怕被老师批。

然而语文作业通常是没法抄的,吴守富倒也一字一划地写。李梅同学语文成绩尤其好,全校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当语文课代表。爱屋及乌,因为李梅,吴守富渐渐爱上了语文,最后连语文老师也顺带爱上了。

“观众朋友们,现在你们收看的是‘世界真奇妙’节目,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个人妖,以下是我们的偷拍场面,请问你是哪一个鸟种?”
李梅举着汽水瓶子,话筒一样地放在吴守富嘴边,让他发表讲话。
“我爱你。”吴守富看着她的眼睛深情地说。
女同学李梅当时怔住了,时间在那一刹那停止。

“加油!加油!吴守富加油!”运动会上李梅也是这么为他助威的。
吴守富在篮球场上奔跑如风,纵横腾跃,激情像精液一样喷发,他感觉自己完全飞起来了。
除了上课出洋相之外,篮球比赛和运动会是吴守富最为拉风的时刻,他是班级绝对的主力,每次都立下汗马功劳。操场让他有了众星捧月般的幻觉。
吴守富当时相当自信,而吴守富也确实很讨女同学们欢心。

走出校园之后一切就大不相同了,没人看他打篮球,人家只看他的家庭条件。而吴守富除了那根依然勃起的鸡巴之外一无所有。
据说吴守富回老家之前在常州打了好几个月的工。来到奶牛场之后,他每天早晨6点起床,洗漱完就赶紧推着电瓶车出门,要在8点赶到奶牛场上班,然后挤奶挤奶挤奶,他8点下班。每天挤奶12小时。
一年之后,吴守富的鸡巴已经不能正常勃起,而家里给他张罗了好几次相亲。

虽然吴守富一直勃起的厉害,但直到高二下星期,吴守富才和李梅同学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那个周末吴守富带她去游戏厅打了一下午的“九七格斗”。
“都高中生了还玩这个?”
“高中生算什么?三四十在这打游戏的多着呢!”
李梅望了一眼也确实是。很了不起,李梅很快就能打通关了。李梅是一个容易上瘾的女孩。

天黑了,李梅没有回家,吴守富也没回宿舍,他们来到了苍梧绿园。连云港的大中小学生都知道,这儿是为方便连云港情侣们亲热而建造的一个公园。
那一夜,躺在苍梧绿园的绿草地上,月光皎洁,泉水淙淙,吴守富终于把黑暗的双手深进了李梅洁白的深处,体液像苍梧绿园的喷泉一样喷薄而出。年少的渴望是无穷的,年轻的身体多么美好多么让人骄傲。
整整一夜,是的,整整一夜,他们在草地上互相抚摸了整整一夜。那么美的夜晚吴守富此生不会忘记。

从零距离接触发展到负距离接触吴守富用了整整两年时间。
但是,吴守富那双打篮球的好手,无法穿越时空再次伸进李梅的长裙或者牛仔裤,而且再也没碰过篮球。

吴守富是骑电瓶车摔死的。他整天神情抑郁,如丧考妣,车祸是难免的。人们都这样想。
工厂的妇女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以至于奶牛们以为地震要来临了。而奶牛场的各级领导则喜形于色,因为吴守富抑郁的情绪明显影响了奶牛的产奶量。

作为吴守富的关系最好的工友,我把一封信亲手交给了李梅。
关于吴守富我一直有疑团,他去常州的几个月发生了什么?他一定去了李梅常州的学校。
我为什么有这样一封信不能告诉你。这封信里一定谈及了她和李梅分手的原因,但我没有拆开偷看。因为尊重朋友更因为尊重死者。

 

2012-8-21 南京樱驼村